飘雪影院飘雪影院

观看历史
搜索
首页  »  电视剧  »  香港剧  »  大时代粤语
大时代粤语

大时代粤语

40集全/已完结 9.2

剧情介绍

该剧以20世纪60年代至90年代的香港金融市场为背景,透过两个家庭,两代情仇,展现名利与人性的纠缠该剧是TVB25周年台庆剧

好看的香港剧

《大时代粤语》精彩影评

  时隔多日,终于下笔写玲姐。

  提到玲姐,便只想起纳兰的这一句话:重到旧时明月路,袖口香寒,心比秋莲苦。

  说不出她是怎样苦难的女子。甚至到了现在,我已分不清罗慧玲和蓝洁瑛。同样都是薄命红颜,这一生的年华如同揉碎的桃花,惨然零落。

  《大时代》里,蓝洁瑛甫一出场,小兔般可怜兮兮地转动着眼珠,哀求地望着一脸正气的刘松仁。那时我便觉得这个柔弱的学生妹会爱上眼前的谦谦君子。

  用安意如的话来说:我料到了绚烂的开头,却没能料到那命中注定的结局。

  方进新是稀世罕见的好人——在那个动荡的大时代里,人人为牟私利而做着令人不齿的蝇营狗苟,而他却甘愿赌上自己的身家性命,也要阻止那些不平事的发生。

  他在证券行不过是副职,头顶上压着一个贪污受贿的陈万贤。彼时廉政公署尚未成立,整个社会脏乱得不可开交。股民们不要命地赚钱,连孩子也扔在证券行外不管。黑白两道手拉着手,瞄准了股票市场的巨额利益,证券行管事的也与他们沆瀣一气。每个新公司上市,证券行不考虑它的市场价值和实力,而只问公司的老板给证券行分得多少好处。

  那是个污秽不堪的时代。

  方进新用了各种激烈的方法,企图改变肮脏的现状。甚至他气愤到拿起灭火器将疯狂的股民们赶走。陈万贤说他疯了,所有人都说他疯了——这样的乱世,有钱赚,为什么不要?为什么要固守着所谓的廉洁,所谓的操守?

  就像斥鷃不知那大鹏为何南飞九万里。起码方进新懂得——这是因为他心里的那一块净土,不因世俗的肮脏而变得污秽。他曾立下誓言,要让香港人脱离英国的压制,扬眉吐气地玩自己的股票。陈万贤早就忘记最初的梦想,可他仍然坚守着。

  即使被总探长龙成邦威逼利诱,被黑道老大周济生拿枪指着头。

  他也不曾放弃自己的操守。

  方进新不仅是一个好男人,更是一个伟大的好人。

  关于罗慧玲,其实他做的并不多。说到底,这甚至只是一段尚未明朗的感情罢了。

  他们的初见实在太狼狈。她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哀求他拿钱赎盗窃被抓的她出巡捕房。一直固守气节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他终于还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抛下一笔钱,用贿赂这唯一的方式将狼狈不堪的她连同年纪尚小的丁孝蟹一起赎了出去。

  说真的,我无法表达出我对丁蟹以及他五个儿子的思维方式的评价。无论方进新为丁蟹付出牺牲了多少,换来的也就是他屡屡的质问:“三十年的老友,你就这么对我?”而在走出巡捕房的丁孝蟹心里,一定也燃烧着一把熊熊的火焰——以后不要被这个人施舍。

  这一家五口根本不知道“感恩”二字是什么意思,但起码罗慧玲懂得。

  比起折磨她囚禁她的丁蟹,十九岁的少女,心自然是倾向了谦和有礼的方进新身上。

  不记得是看哪本书,抑或是哪部电影,看到女主角的年龄是十九岁,我顿时心里一动:“这是罗慧玲遇上方进新的年龄。”

  这世上的一大幸事,便是在最好的年华遇上了对的人。

  他不是夺人所爱的伪君子,收留罗慧玲到他的酒吧里打工,也只不过是为了保护她免受丁蟹的骚扰。他实在是太为别人着想,以致不知为自己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他们甚至从来都没有好好在一起过。对于罗慧玲来说,那一份永生难忘的美好,便是她静静地坐在方进新身边听他弹钢琴。那是他最喜欢的曲子,简单而清澈,就像他的气节,就像她的心意。

  那一刻的时光仿佛静止下来。

  罗慧玲静静地凝望着坐在她身旁的男子,一瞬就是一生。

  当他被这个污秽的世界狠狠地刺伤,痛苦地问她:“如果你喜欢的地方已经被人弄得乌烟瘴气,可是你又真的不想离开那里,该怎么办?”

  她只是天真地回答:“那我就做最大的那一个,把我不喜欢的人通通赶走。”

  他豁然开朗地大笑。

  就是这么简单。

  他决定冒一个很大的险,进行一个庞大的计划,将股票市场的污秽清扫干净。他根本没有内幕消息,却就是买了每个人都不看好的那支股票,跟陈万贤打对台。就算他根本没有那么大一笔钱,也拿了用白纸来冒充。他明白这一战的重要性,输了股票,就是输了这条命。

  从他开始冒险,我的心就跟着罗慧玲一起揪起来了。她为他哭,却又表达不出那复杂的心情,只是知道自己不想他出事。她晚上都睡不着,只是一遍遍地梦见他输了这场仗,梦见他死掉,心里难受得坐立不安。

  他从车上追她出去,又在夜晚皎洁的路灯下遇上披着他的西装的她。两次都没有更多的对白,他只是对她心生怜惜,他对她微微一笑,她羞涩地偏过头。那样的暧昧,明明知道可能短暂得没有明天,却终于还是转化成了爱恋。

  他们之间并没有承诺,也没有正式的告白。唯一,便是股票即将开市的时候,在他的生死被确定之前,她与他坐在餐厅里,向他要了20块钱。

  她将自己早就买好的戒指卖给他,让他为她戴上。

  他缓缓地将戒指套上她的无名指,动作进行到一半,却停了下来。他将戒指收起来:“你等我回来。”

  听到他这么说,我便不安了起来。可能他输了这场仗,真的没有办法回来了。而慧玲,就连一个代表承诺的戒指也没得到。

  出乎意料的是他真的赢了。股神方进新真的战胜了财大气粗的陈万贤,挫败了势力雄厚的龙成邦和周济生。

  罗慧玲坐在TAXI上不住地笑出来的样子,让我想到Alfred在TAXI上不住落下的泪水。同样是因为心爱的人做成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开心得连情绪都紊乱了起来。

  当方进新用睿智而又犀利的言辞震慑了黑白两道的领头人物,气宇轩昂地从龙成邦的别墅里走出来时,我跟很多人一样,以为他和罗慧玲的好日子终于要开始了。

  可是我们忘记了丁蟹。

  要不怎么说丁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坏人呢。他没有坏人的心机,没有深重的城府,他永远认为自己是正义凛然的,认为是方进新对他不住,是方进新勾引了他的女人。不管罗慧玲解释多少次他都不明白:就算没有方进新,罗慧玲也永远不会爱上丁蟹。

  他的力气大到吓人。看着方进新被他打得满身是血,我只是感叹:进新从小跟这个怪胎一起长大,能活到三十岁已经不容易了啊。

  当全身沾满了自己的鲜血,当体内不住地翻涌起咸腥的剧痛,当体力再也无法支撑他站起来。

  他像受伤的兽一样匍匐在地上,却没有停下来。

  他用最后的力气在地上摸索着一样东西——

  戒指。

  他让她等他回去,他答应为她戴上戒指。

  就算拼尽最后的力气,也要将戒指握在手心。

  慧玲,等等我,你再等等我。

  罗慧玲是真的等了那样久。坐在他的酒吧里,坐在那台钢琴前,她微笑地看着这整个世界的流光溢彩。她急切地呼他,她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他。当她从TAXI的广播里听到他赢了的消息的时候,内心的喜悦就几近翻腾。

  终于,幸福的日子要开始了么。

  次日清晨,却听到他重伤住院的消息。

  她日以继夜地守在他的床前,等待着他苏醒的那一刻。面对这个躺在床上可能永远都是植物人的男人,她找到了他身上的戒指,为自己戴上。

  她就当作,已经收到了他的承诺。一生一世。

  与此同时发生了股灾,因为没有正式的名份,她没资格卖掉方进新名下的股票,于是眼睁睁看着方家在一夜之间败落潦倒。她既不是方进新的老婆,也不是未婚妻,甚至连正式的女朋友也算不上,可是她主动走进了方家的别墅,承担起了养大四个孩子的重任。

  展博。芳芳。婷婷。敏敏。

  从今天开始,就让玲姐照顾你们。

  她才十九岁,而方进新的长子方展博都已经十岁。说是继母实在太夸张,所以孩子们都叫她“玲姐”。然而玲姐尽到了所有母亲该尽的责任,所有的苦都一个人咽下,把全部的心血都奉献给了方家。

  听到方进新苏醒的消息的那一刻,她换上了最漂亮的衣服,笑逐颜开地奔去了医院。路上有护士恭喜她,她笑得连话都忘记说。

  进了病房,笑容才慢慢僵住。

  他什么都不记得了。他害怕地躲开她。他不仅忘记了所有的事情,甚至连智商都所剩无几。

  那个顶天立地的他,那个叱咤风云的他,那个泰然伫立在她的世界里的英雄,此刻只是一个智力低下的孱弱的孩子。

  他拒绝她的触碰,他不记得甚至听不懂她的每一句话,他对这个世界只有恐惧,而昔日的意气风发早已不复存在。

  她终于哭了出来:“进新,你不可以这样对我,你不可以这样对我……”

  所幸方家的四个孩子都是乖巧懂事的。我一直惊讶于方展博的聪慧早熟,十岁对于很多人来说还是懵懂的年纪,可他深深记下了父亲的一言一行,记下了每一个伤害他父亲的人。他比谁都明白怎样去爱自己的亲人,他比谁都无法忘记父亲的好和这个世界的残酷。

  是展博耐心地教方进新系鞋带——这曾经是方进新教他的,我可以想象进新微笑着望向自己儿子的慈爱神情。这样好的一家人,到了倾家荡产的时候,还是这样不离不弃。

  方进新终于一点点地好起来。他深夜恢复记忆的那个晚上,我被触动了,不知不觉落泪。他含糊不清地说:“对不起……玲……对不起……”

  罗慧玲在那一刻就觉得什么都值得了。她流着泪紧紧抱住他。就算他不再意气风发,就算他傻到又健忘又笨手笨脚,她还是爱他,尤其是当他记起她的时候,她只觉得对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无怨无悔。

  就像方展博说的,那一段日子,虽然穷,但是真的很开心。方进新被人打伤了头,很笨,做事做不好。可是他说:“我女朋友跟我无名五份,她养我和四个孩子,一天四分工,我,男人,很难过……”那样高傲的他,那一刻只是颤巍巍地跪在报摊老板的面前,乞求他给他一个工作的机会。

  他拼命地学,努力地记,争取把报纸分到最好。每天在家没事就练习,四个孩子就围在旁边鼓励他,展博就耐心地教他。那一段时间,罗慧玲看到这样的场景,也是要微笑的。哪怕就这样清贫艰难地过一辈子了,对于他们一家人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个美好的收梢。

  可那丁蟹偏偏不放过他们。

  很多人都不知道丁蟹的脑袋是怎么长的,我也是在反复思忖之后才得出结论——不要质疑,丁蟹的确是个坏人,他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坏人,可他就是坏人。他每当做了一件坏事之后总能迅速找到一个大义凛然的理由,比起别的坏人来说,他最大的特色就是可以做到自己对自己找出的理由坚信不疑,很快就把自己做的坏事当做天经地义,把受害者当做是伤害他的人。

  不要说他只是想法太单纯不适应这个世界,其实他是极度的自私。要不然他绝不会坦然接受自己的儿子将方家灭门的事,还口口声声骂着方进新见利忘义,还任由自己的儿子们追杀方展博。

  这种人是自我催眠的能人,可是再怎么样,他骗得过自己也骗不过全天下的人。就像方展博时隔多年仍然望着他长吁短叹——对于这种人,实在是哭笑不得。

  那次的事是方展博心里不可磨灭的阴影。他无数次咬牙切齿地说:“我亲眼看见你打死我爸,就在我面前,我亲眼看见!”

  方进新再一次满身是血地倒在他刚刚粉刷好的家里,带着那么多的爱那么多的遗憾,无可奈何地撒手人寰。罗慧玲僵硬地站在一边,看着四个孩子抱着方进新慢慢僵冷的身体号啕大哭。那满地的鲜血仿佛是冰冷的匕首,刹那之间刺进罗慧玲的身体,让她的血和他的血融为一体。

  她男人死了,从此以后就是她一个人挑起照顾四个孩子的重担。

  那么多年她一直戴着那枚二十块钱的戒指,就算是有老实善良的男人一直等着她,她也只与对方维持在友情的范畴里。

  她并不是睿智聪慧的精明女人,她也会因为孩子不听话而无助地哭泣。面对不长进的展博,面对为爱情昏了头的婷婷,面对脾气暴躁的芳芳,面对懦弱受辱的敏敏,她束手无策的时候只知道哭着望向天空:“进新,你告诉我该怎么办,我好累。”

  无名无份的一段关系,甚至连肉体的欢娱都没有得到过,从头到尾完全只是精神上的思慕,在即将修成正果的时刻被无情摧残——却偏偏就是这样一段感情,支撑着她煎熬过了一年又一年,漂漂亮亮的女孩子,靠开巴士来为一家人维持生计。实在是养不活这么多人,送了展博去学徒,得到的结果就是展博被师傅折磨得不知所踪,而她也被人指责为狠心的后母。

  那么多难熬的夜晚,她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想到的亦只有他吧。

  直到最后她还觉得自己对不起方进新,她说,我把进新的孩子都带死了,我没脸见他。

  如果说罗慧玲只是一个苦大仇深的隐忍善良的女人,那么我不会这么欣赏她。事实上她的刚烈坚强,比方婷有过之而无不及。

  与丁蟹重逢的时候她不顾一切地开车想要撞死他,却居然被丁蟹误解为“舍不得他死”。在医院里她望着丁蟹大笑——那一刻的她早已不是多年前那个只知道颤巍巍地躲在方进新身后的小女孩,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有多恨丁蟹。她说,是你打死我老公。

  说得多么自然。老公。

  她在法庭上毫不畏惧地指证丁蟹,面对丁蟹咄咄逼人的问题,她只是镇定自若地冷笑。

  与丁家开始对峙以后,真正的勇者就只有方展博、方婷和罗慧玲。我的确是欣赏婷婷的,不过比起玲姐还是稍逊一筹。

  很多人迷《大时代》的原因就是里面的孝婷恋,而在我看来,孝婷恋比起罗慧玲对方进新,实在是逊色太多。是,丁孝蟹那一代枭雄的形象实在是入木三分,方婷那种刚烈的冷艳也着实让人心惊。但是,起码丁孝蟹给过方婷的已经不少,油麻地,大屿山,皇后码头,他向她承诺要拿戒指换她的项链,到最后终于还是被她坚定地拒绝。

  谁叫她是方婷。她不可能为了保全自己的爱情而忘记杀父之仇,她不可能放弃指证丁蟹。我相信她在奶茶店里望着丁孝蟹的时候说的那句“当初喜欢这种人真是瞎了眼”还是有点口是心非,而我无法想象的是当她被丁孝蟹派去的人从楼上扔下去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绝望,还是无助,还是痛彻心扉。

  或者她并没有想得太多,因为这一路上,无论是接受丁孝蟹还是放弃丁孝蟹,她都从来没有后悔过。为了自己的坚持而死去,不能不说是死得其所。

  那本《圣经》落在地上,书页被风拂得乱七八糟,也就注定了方婷和丁孝蟹的结局。

  她死去的时候,他坐在车里流泪。就是那一刻,我稍稍地为这个男人动容了。她的死始终让他耿耿于怀,以至于后来面对龙纪文,他的目光咄咄逼人:“我连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都可以摔死。”

  这是他作为一个枭雄的资本,也是作为枭雄的无奈。

  无论是邵仲衡的丁孝蟹,还是李丽珍的方婷,都表演得太到位,演员与角色的气质相得益彰,发挥到了极致。我始终认为邵仲衡不够帅,却不得不每每动容于他的霸气。

  比起丁孝蟹,我对陈滔滔实在是不乏好感。本来对林保怡的印象就不错,听闻他早年一直是演反派的,没想到也有这样潇洒的角色。他对方婷的那一段没有开始的爱情,也只能永远地埋藏。当方婷跟着丁孝蟹扬长而去的时候,他只是默默地站在山顶点燃一根烟,烟雾缭绕在他周围,衬着他的无可奈何。从小到大,被父亲抛弃,看着母亲死去,爱上一个人却无法得到,他什么也做不到,也只能默默地点燃一根烟罢了。

  回国以后他不惜血本也要搞垮丁孝蟹的公司,他站在方婷的灵位前,坚定地说要为她复仇。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他自然知道趋利避害,可是为了方婷,他拼搏到破产。

  所以说,方婷应该先遇见陈滔滔,而不是丁孝蟹。

  罗慧玲赶到楼下的时候,看到的是芳芳和婷婷的尸体,还有敏敏被摔碎的遗照。不久以前,一家人还快乐地坐在一起为芳芳庆祝生日,而这几天,三个女儿便陆续地死去。她忽然看不清这个世界了,原以为终于熬到了头,准备辞职好好享受生活,准备看着与自己年龄相差不多的儿子女儿们过上幸福的日子。

  就像她当初看到方进新努力地分报纸、粉刷墙壁,她以为以后都会是这样了,清贫而满足,也是幸福的一生。

  同一个不速之客再次摧毁了她的生活。

  很难体会玲姐开着巴士去撞丁家四兄弟的悲愤心情。几乎是不顾一切,一次次地踩下油门,想置对方于死地。在这里,要怪就怪当时的贫富差距,巴士的质量确实比小轿车差一大截,于是玲姐被撞得头晕脑胀,那四兄弟还安然无恙地从车里走出来,用复杂的目光看着她,就像是睥睨。

  于是她精神失常地进了看守所。她真的看不清这个世界了,为什么她努力经营的一切就这样轻易地被人摧毁,而她拼命想毁灭的东西却顽强得可怕。为什么好人被害得悄无声息,而坏人却安然地享受一切的快乐。为什么她生命里的所有快乐幸福都一一离她远去。

  第二件大力证明当时的社会不公平的事情发生了。第一件是丁蟹差点被乱枪射杀的时候,进入被包围的病房的第一个人竟然不是警察不是谈判专家,而是黑帮老大丁孝蟹。那时候我就觉得那些放丁孝蟹进去的人不是东西,而玲姐也只能冷冷地扯一扯嘴角。

  而第二件事,就是丁家四兄弟钻法律的空子,把终身监禁的丁蟹从监狱里弄了出来。

  丁蟹居然还不死心,跑到精神病看守所去探望玲姐。他还是“阿玲”“阿玲”地叫个不停,装出一副理所当然的男朋友的样子。那个时候的玲姐只是抑制着自己满心的仇恨,努力装出逢迎的笑容,装出开心满足的样子来迎合他。

  玲姐的样子让我心痛。等她告别丁蟹进入铁门的时候,才终于无助地瘫坐在地上哭起来。她就算是精神出了点问题,也清楚地知道自己有多恨丁蟹,可她用尽力气讨丁蟹开心,不过是因为:“我儿子还没有死,我不能得罪姓丁的。”

  她从来都是理所当然地将只小她九岁的方展博唤作“儿子”——她和方进新的儿子。她拼命地遏制自己对丁蟹的恶心,违背本心地讨好他,也只是为了保方展博的周全。

  当她接到方展博的信,很难说出她是多么开心。她眼看着丁蟹五父子踏入股票市场,踏入方展博可以叱咤风云的世界。她知道,方展博是股神方进新的儿子,必定不会教她失望。

  在这期间,方展博的努力是引人关注的,更加感人的是阮梅和龙纪文的不离不弃。她们两个人永远都是不顾一切地爱他保护他,甚至在很多的场合面不改色地喊出:“方展博是我老公!”此类掷地有声的话。同样是无名无份,却将自己当作了方展博的妻子,心甘情愿为他付出一切。

  男人这一生得到一个红颜知己已然是夫复何求,更何况方展博遇上了两个。

  如果我是方展博,也一样会选择阮梅吧。龙纪文太疯癫,与方展博如出一辙,这样的女人到底只能成为知己。而男人需要的还是一个柔弱善良用来怜惜的妻子。这两个女人同样的款款深情,又善良地相互谦让,实在很难让人不感动。

  周慧敏的楚楚可怜和斤斤计较表演得太好,时常转动着无辜又美丽的大眼睛,怯生生地这个不敢做那个不敢做,却为了自己认定的男人奉献出自己一辈子的积蓄,在他最潦倒的时候理解他,帮助他,默默支持他。而郭蔼明的坦诚热情也让人印象深刻,无法忘记的是她每认定一件事之后的执着——无论是认回她父亲,还是救方家的人。她甚至可以为了方展博而屡次向周济生下跪,在得知自己得到的承诺被反悔之后,终于在机场瘫坐大哭起来。

  她换来的,是方展博复仇时的不顾一切,甚至害死了她的父亲。

  可以说龙成邦是为自己当年对方进新做的事付出了代价,可到了结局的时候,我相信没有人希望他死。他为了自己唯一剩下的女儿放下尊严去求人,又宁愿自己孤独后半生也要把女儿推给她爱的男人。那样的父亲,让人没办法像恨之前那个作恶多端的华人总探长那样,继续恨他。

  就连周济生,也是一样。他为了妻子的死而金盆洗手,从此潜心学道。他在吃到阮梅做的菜的时候被她打动,也不过是因为心里对华姐的那份柔情。到最后他与龙成邦一同成了方展博复仇的炮灰,实在是让人难受。

  在戏里,方展博终是执了阮梅的手,而戏外却成就了刘青云和郭蔼明。戏不过是戏,而观乎若干年后周慧敏和倪震的牵牵绊绊,想来她与阮梅对爱情的执着也是相似的。

  方展博在台湾努力地奋斗,终于在他认为时机成熟的时候冒险回到香港,将玲姐接了出来。

  罗慧玲只是抑制住心底的狂喜,拼命让方展博赶快走,保全性命。方展博却胸有成竹地带走了玲姐,他在沙滩上开导玲姐放下心里的哀伤,他说,爸爸和妹妹都在天上看着我们,我们要坚强地活给他们看。

  朝着夜空大喊进新的名字的时候,玲姐释然地笑了,戏外的我心酸地落下眼泪。

  她答应方展博坚强地站起来,等他打出一片天下,与他一起享受现实的安稳,做到死去的亲人们最想看到的幸福模样。

  再一次以为幸福的生活就快开始了——丁蟹,又出现了。

  若不是玲姐的精神尚未完全恢复,她必定不会紧张地拉那窗帘。归根到底,是编剧太虐了,非要让丁蟹跑来找到玲姐,还要自以为是地逼玲姐戴上他准备的戒指。

  丁蟹这个怪胎,就连看到玲姐的床下一直藏着方家的照片和进新送的戒指的时候,都只觉得是因自己而产生的愧疚感困住了罗慧玲一辈子。

  不知道这个生物的脑袋是怎么长的,忽略他的心理活动。

  他强迫玲姐戴上他的戒指,将方进新留下的那枚戒指扔进了厕所。这是导火索,罗慧玲终于爆发了。这么多年的压抑,眼看着自己一手带大的女儿们惨死在面前,面对彻骨的仇恨却只能强颜欢笑,自己家破人亡却看到仇人逃脱法律的制裁……她再也控制不了,拿起刀拼命地向丁蟹捅去,追着他跑了老远。

  她不捅死他誓不罢休。

  可惜遇上了警察。

  在混乱之中手枪走火,没有人可以控制。丁蟹自然是舍不得伤害罗慧玲的,却眼睁睁看着她拖着枪伤也要继续拿刀刺他。

  害怕的他拿出了方进新的那枚戒指,朝她掷过去。

  他说:“你的戒指在这里,我没扔,我没扔。”

  旁边的货车上的泡沫随着风的吹拂而在空中飞舞着,就像是洁白的雪花。罗慧玲看到落在地上的戒指,面容慢慢地温和起来。

  她用尽最后的力气,拖着流血不止的伤口,在地上匍匐前进。镜头一转,却是许多年前的方进新,同样是拖着满身的血,在地上匍匐着寻找同一枚戒指。

  她和当年的他一样,缓缓捡起那枚戒指,嘴角扬起一个淡淡的笑容。

  方展博终于赶到了,心痛地将玲姐抱在自己的怀里。她厌恶地扔掉丁蟹强行为她套上的戒指,轻轻地为自己戴上那枚二十块钱的戒指。

  弥留的那一刻,温柔地为自己戴上戒指的那一刻,她看到了她这一生最鲜明动人的画面。

  她在巡捕房里求他赎她出去。

  她在证券行见到他自信的神情。

  她在他受伤之后一点点地教他了解身边的一切。

  她在深夜听到他终于记起她时感动地抱住他。

  她与他的孩子们一起庆祝生日,带着满足的笑容。

  她疯了似的冲到楼下,见到的却是他女儿的遗像已然打破,碎片被风无情吹起。

  她还想起,那天,她坐在他身边含笑望着他,听着从他流泻出的美妙琴音。

  那就是她的一生。煎熬苦难,却无怨无悔。

  她微笑着垂下手,在她此生最爱的男人的儿子的怀里缓缓阖上眼。

  背景音乐是王菲的《容易受伤的女人》,煽情到极致,我每看一次都忍不住深深感动。

  她十九岁遇上了他,便认定了自己的一生。就连恋人关系都没来得及确定,她却依然无怨无悔地为他付出半生操劳,乃至自己的生命。

  很难想象一个孱弱的女子是怎样坚持下来。无数次她受不了生活的重压,哭泣着向他倾诉。明明知道他再也帮不到她,却在每次孤独无助的时候,只会唤出他的名字。然后,就当作是有他在身边一样,努力地支撑下去。

  最后方展博紧紧抱住长眠的罗慧玲,轻轻地在她耳边唤:“妈咪,妈咪。”

  这是第一次。

  仅仅比她小了九岁的方展博,叫了这么多年“玲姐”的方展博,对她叫出了,妈咪。

  他温柔地搂住她,大哭起来:“我妈咪死了!”

  就连他复仇的时候,对着玲姐的遗像,也是叫的“妈妈”。

  在他心里,她早已是他的母亲。她是不够成熟,做得不够好,甚至害得他在学徒的时候受尽了欺负。可是他从来没有怪过她,他知道她有多难,他深深地爱她尊敬她,就像是爱自己的父亲。

  他第一次叫她“妈咪”,从此也再没有机会。

  玲姐死的时候是笑的。正如方展博开导她的时候说的那样——进新,芳芳,婷婷,敏敏,他们都在天上呢。

  她又怎么会孤单呢。

  她终于可以见到他,将这些年的苦一一倾诉。

  她终于用鲜血洗净了这一生的苦难。

  纵使心比秋莲苦,也终于熬到了尽头。这一辈子,为了一个信念一份爱,她坚持了太久,实在是太累太累。

  可是这一生,直到死去的时候,她仍铭记着那份为他怦然心动的感觉。

  回首这一生的苦难煎熬,却发现,甘之如饴。

香港剧 • 热播榜

香港剧 •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