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影院飘雪影院

观看历史
搜索
首页  »  电影  »  战争片  »  太阳之女
太阳之女

太阳之女

HD 5.1

剧情介绍

2014年一位年轻的律师巴哈尔,回到了家乡小镇库尔德斯坦。在恐怖分子的一次袭击中,她丈夫死了,她和孩子,还有数千名妇女被抓到了监狱里。从监狱逃跑后,她组织指挥了“太阳的女人”这个女子军队。她们的目标是夺回被占领的小镇,救回比当作人质的儿子。....

好看的战争片

《太阳之女》精彩影评

  • 根据库尔德女子兵团真实事迹改编的电影《太阳的女人》即将拍摄,小编在豆瓣的截图如下:
  • 太阳的女人的剧情简介

  2014年一位年轻的律师巴哈尔,回到了家乡小镇库尔德斯坦。在恐怖分子的一次袭击中,她丈夫死了,她和孩子,还有数千名妇女被抓到了监狱里。从监狱逃跑后,她组织指挥了“太阳的女人”这个女子军队。她们的目标是夺回被占领的小镇,救回比当作人质的儿子。在她身边的玛蒂尔德,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战地记者。玛蒂尔德紧密跟进太阳的女人这支女子军队为期三天的抗战。因为对希望和正义的苛求,将她们团结在一起,让人道充满了希望。本影片是对这些女性的致敬。

目前曝光的参与演员:

格什菲·法拉哈尼

 如果你对于“天使面孔”很陌生,那么你只要注视着这位美丽的伊朗女演员格什菲的脸,你就会知道什么是“天使面孔”!   格什菲6岁出道,12岁开始学习音乐和演奏钢琴, 14岁她进入了德黑兰的音乐学校。她赢得水晶大鹏从晨礼的第16届国际电影节在德黑兰的国际节的最佳女主角。她已在20多部电影中担任女主,其中有许多获得国际大奖。她赢得了第26届南特三大洲节(法国)最佳女演员奖。近年来,她主要演一些伊朗电影。

  • 2014年第39届法国凯撒电影奖最佳新人女演员(提名)
  • 2013年第7届亚洲电影大奖 我最喜爱的男女主角 我最喜爱的女主角(提名)
  • 2013年第7届亚洲电影大奖最佳女主角(提名)

代表作:《加勒比海盗5:死无对证》《法老与众神 》《关于伊丽》《帕特森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电影

朱莉·德尔佩 Julie Delpy

朱莉·德尔佩是家中的独女,父母均为舞台剧演员,童年时期多半在后台的化妆室里渡过。5岁即随父母演出舞台剧,1985年以戈迭尔执导的《侦探》正式踏入影坛,其后以《坏血》及《孽海亲情》连续两年角逐凯撒奖最佳新人奖,成为法国备受关注的新星。 毕业于纽约大学演艺学校,她不但热爱演戏,对于编写剧本与导戏更是充满热力。她曾因编写《爱在日落巴黎时》(Before Sunset)剧本,而荣获于2005年“奥斯卡金像奖”、美国编剧协会和“美国独立精神奖”的最佳剧本奖的提名。

  • 2014年第86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改编剧本(提名)
  • 2013年第17届好莱坞电影奖年度编剧
  • 2005年第77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改编剧本(提名)

代表作:《急诊室的故事 第十二季》《爱在午夜降临前》《理查德·林克莱特:筑梦而生》《复仇者联盟2:奥创纪元 》《蓝白红三部曲之红》《爱在日落黄昏时》

  • 影片背景

最近发生在纽约的恐怖袭击再次给ISIS记上了一笔血债。万圣节发生在纽约的恐袭共造成了8人死亡,多人受伤。其中,还包括2名儿童。

制造这起惨案的人叫赛夫洛·赛普夫(Sayfullo Saipov)。

  说起ISIS,大家都不会陌生。他们是现今世界上最残忍的极端组织,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就在半个多月前,由库尔德武装主导的“叙利亚民主军”,已经完全夺取了ISIS的大本营拉卡。

  而在捣毁他们老巢的过程中,有一支武装力量引起了环环的注意,他们就是——库尔德女子兵团。

  今年24岁的乔安娜·帕拉尼,就是女子兵团中的一员,而且战功赫赫。她一共干掉过100名ISIS激进分子,ISIS出价100万美元悬赏她的人头,甚至有人想要把她囚禁起来当性奴。但乔安娜没啥怕的。

  她是库尔德人后裔,3岁时和父母逃难到了丹麦。9岁那年,在射击场里,她第一次拿起了枪。她始终记得第一次扣动扳机时,感受到的力量。2014年11月,在听说了ISIS的暴行后,还在读大学的乔安娜偷偷离开了丹麦,奔赴叙利亚,加入了库尔德女子兵团,抗击ISIS。作为一个狙击手,她曾经连续9天在战场上,端着她的步枪,白天保护平民逃离冲突区,晚上攻击敌人。

  为了保持隐蔽,她只能用毛巾和毛毯盖住自己,她的手指却没有一分钟离开过扳机。

  她必须随身带着卫生包,解决所有生理需求,因为她不知道会在战场上呆多久。

  “我是一个狙击手,我喜欢用我的大脑和我的身体来专注于任务。

  我喜欢我的训练。”在战场上, 她曾亲眼看着身边的战友被敌人射死,只是因为点燃了一支烟。

  然而,最残酷的不是战场,而是ISIS在当地犯下的恶行。

  乔安娜和战友们曾经从ISIS手中,夺回了摩苏尔附近的一个村子,那里曾是ISIS的一个集中营。接手村子时,乔安娜看到的是炼狱般的场景。 村子里满是ISIS的性奴——一群年龄不到16岁的少女。在受害者中,还有一个11岁的小女孩,被ISIS武装分子们折磨性侵,怀上了双胞胎。“这个小女孩受到如此残暴的对待,只因为她是一名天主教徒,她死的时候还握着我的手。”

  在前线战斗了一年后,乔安娜回到了丹麦,准备继续学业。然而她刚一入境,丹麦警方便以“反恐条例”为由,没收了她的护照。警方给她下达了12个月的旅行禁令,阻止她再次回到战场。可乔安娜执意违反旅行禁令,再次回到了叙利亚。“当我的战友们都在叙利亚的时候,我怎么可能一个人留在丹麦!她们甚至比我还要年轻!留在丹麦,我只会感到耻辱和愧疚。”只可惜,她这次回来,只待了四个月。

  在一次行动中,乔安娜和战友藏身在一栋废弃建筑里,一个ISIS武装分子发现了乔安娜,就在他扣下扳机的一瞬间,战友用身体为乔安娜挡住了子弹。乔安娜活了下来,可她的战友却牺牲了。战友倒下的时候,将乔安娜从3米多高的地方撞落,她的头骨都被撞伤,所幸活了下来。

  在库尔德地区,像乔安娜这样的女战士还有很多。今年46岁的泰勒·苏,原是加拿大的一名模特,平日里最喜欢骑着机车飞驰在街头。

  然而在看到ISIS的暴行后,她也决定加入女子兵团,帮助库尔德人作战。

  还有很多库尔德当地的姑娘,除了巡逻打仗,她们还要承担更多家庭责任——结婚、生子。怀孕了,就去干些杂事;孩子出生后,歇半年产假就回来做事;孩子满一岁后,就要恢复全职值勤。

  有位女兵是带着两个男孩的单亲妈妈,她已接受了8年军事训练。上战场前,她陪了儿子4天。“为国家而打仗,我一点都不怕,孩子们也都很支持我。”年轻的女兵同样毫不畏惧,一个90后女兵说:“这场战争攸关库尔德人的荣耀。作为民族的一员,我们必须支持战斗。我不怕‘ISIS’,他们应该怕我。”

  曾有记者担心地问过她们:万一被俘了怎么办?

这群稚气未脱的姑娘,倒是出奇的冷静:“一旦被俘虏,等待我的将是被强奸和斩首。所以一旦被包围,我会引爆自己身上的炸弹,和那帮畜生同归于尽。”

她们的身后,是残破的街道,她们的眼前,是无休止的战争,可她们,从未退缩。“即使他们被男人杀死,在天堂门口也会遭到女兵的伏击, 把他们直接打入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