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影院飘雪影院

观看历史
搜索
首页  »  电视剧  »  韩国剧  »  花党:朝鲜婚姻介绍所
花党:朝鲜婚姻介绍所

花党:朝鲜婚姻介绍所

更新至10集 7.8

  • 主演:金珉载  孔升妍  徐志焄  朴志训  卞宇锡  高媛熙  
  • 导演:金佳蓝  地区:韩国
  • 类型:2019 韩国剧 剧情  喜剧  爱情  古装  
  • 简介:

    该剧改编自韩国作家金伊朗的同名小说。讲述朝鲜的君王李秀[徐志焄饰]为了守护他的初恋“狗屎”[孔升妍饰],找到了朝鲜最厉害的花样男子媒人团“花党”三人帮:【“老大”马勋[金旻载饰]和成员高英洙[朴志训饰]及道俊[卞宇锡饰]】,让他们把朝鲜最....

剧情介绍

该剧改编自韩国作家金伊朗的同名小说。讲述朝鲜的君王李秀[徐志焄饰]为了守护他的初恋“狗屎”[孔升妍饰],找到了朝鲜最厉害的花样男子媒人团“花党”三人帮:【“老大”马勋[金旻载饰]和成员高英洙[朴志训饰]及道俊[卞宇锡饰]】,让他们把朝鲜最....

好看的韩国剧

《花党:朝鲜婚姻介绍所》精彩影评

版权所有 禁止转载 禁止引用

花黨:朝鮮婚姻介紹所 天生緣份

第二篇 爱别离

李水对恋人一片真心 只可惜承诺无法兑现就要入宫继位

邂逅可以安排,巧合还需设计,偶遇也将计算,唯独真心不可预知。

-我问你,你为什么非要找我做媒?

-因为呀,找你做(媒),缘份永远都断不开。

虽然一见面就认定李水的缘分有问题,无法长久,还有可能给女方造成不幸,可是拗不过男方几次三番上门恳求,马勋最终答应做媒,还是因为对方诚意相求所致。

在都城汉阳的顶级媒人马勋尚未遇见李水之前,在他看来,所有一切缘份都在计划当中,可是在他与李水相遇之后,他的确定出现了裂缝。或者,还有比他更加笃定,更为坚持的人存在,这才能从心底说服马勋这个机智勇敢又顽固的人。

虽然就在当时,自认明智的马勋并不知道他的妥协和让步,究竟为自己和介绍所创造了什么样的因缘,可是属于世家子的缘份就这样悄然而至。这是一份与宫有关的缘分。


◆ 因缘

与他的父亲马判事一样,马勋这个官宦出身的世家子与宫廷也有着扯不断的缘份,否则不可能在民间当家长不乐见的媒人,却还能遇见求他做媒的那位即将即位的储君李水。是没错,承前篇所述,在村里打铁的小铁匠李水经身份确认,确为王族后嗣。

在世子遇刺身故之后,李水就成了唯一的王位继承人。所以,就在所里三人组积极为李水和狗屎筹办婚事的时候,马大人这一方也动了起来。因此,在看过前因之后,第二集说的都是铁匠金水,还没有成为李水之前的后果,以及成为李水之后,延续至宫内,无法隔断的缘份。

要按章回小说标题来看就是:

真情意打动佳人芳心点头许婚 为即位掳走盛装新郎婚礼告吹

明身份殿上内禁卫将如实禀告 知真相无奈束发即位相思无解

这么说来,这后果就是,李水他以郑重的方式,向自己喜爱的女子狗屎提亲,请了整个都城最好的媒人送上婚书,祈盼女方答应。可是那晚在树下,他却等到了对方的回复:

-水啊,我这样,还要寻找兄长,整天地,赚一个是一个,所有钱都花光,可怎么成婚呢?

-还是不行啊~

可是此时的李水却更加笃定,他以夫妻情谊之话解释想要成婚的理由:

-夫妇为什么非要是两个人?那是因为一个人背负一个负担就好了。

这是什么意思?

在入宫继位之前,李水就是懂得爱的人,他是以朴素的语言向心爱的人解释责任的意义。若是结为夫妇,就该担负起对方想要完成的责任,达成对方的想要达到的愿望。换言之,这是在向狗屎展示婚后的前景,如果与他成婚,就可以由丈夫帮助分担责任和义务,还有烦恼,有心愿可以一起完成。

如果,一旦行婚礼,就多了一个可以安慰,帮助并且保护自己的人,累了可以爬上他的背,安心睡着就好啦,由他帮忙送回家,整理好,辛苦的时候可以帮忙挑担,伤心的时候有他擦眼泪,这样的好事,答不答应?

姑娘家当然点头说好,一千一万个好。

看,之前我们怎么说来着?李水在这学堂门口坐着干活攒下的书,没白听,论语也没有白念。比起朝中争执不休的臣下,即将即位的储君反而是更懂做人道理的人。若是日后入宫开了经筵,面对诘问,也不见得就答不上来。反正,李朝时代列王,但凡有点读书的头脑,个个都是辩论好手,最擅长的就是跟学富五车的老夫子斗智斗勇:

世宗大王李裪最擅长先吃肉再辩论,顺便回一句,不吃肉就看不进书;肃宗大王李焞 “喜怒暴急”,但对臣下盘问却对答如流;至于正祖大王李祘则能言善辩,熟记史家经典,还常引经据典,一边发脾气,一边大骂臣下道理不通。

其实哪有不通,臣下都通,通得很。自打中宗篡位之后,李氏王朝列王就成了受儒生首领挟制的麻烦国王,一动一静都得看臣子的脸色,这可够憋屈的。可是殿上庙堂就是王与臣子你来我往,应对进退的所在,问政治理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而在另一面,君为舟,民为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可见,这君父之意如水,川流不息,奔流到海不复回。


◆ 君父

或许,在殿内含泪为即将出生的儿子命名,写下:李水二字的老国王,抱持的正是这种心态。他只是深深地看着当年还未穿上铁匠服饰的内禁卫将,对他说:

-就用“水”这个字。

-就叫他“李水”罢~

-就把他教导成为一名经常会感受到小小幸福的匹夫得了~

殿内跪着的人点头称是,全然未知日后的处境。

以上即为老铁匠大叔的回忆。承前篇所述,站姿笔直,目光有杀气的老铁匠确为大内高手,以众臣议论所见,他不但是阙内高手,还有官职在身:内禁卫将。

此处回答观众提问:内禁卫将到底是什么官啊?

以下引用 朝鲜王朝实录 中对于官职的相关介绍,并解释如下:

世祖 17卷, 5年(1459 己卯 / (天順) 3年) 8月 15日(甲子)
○兵曹启入直将士宿卫及令军行巡节次:
一, 设东南西三所, 令军士入直诸将受点分所。 一, 都鎭抚、卫将, 各三人入直。 一, 抄入番司仆、内禁卫、诸卫军士作狮子卫, 其卫将, 除入番都鎭抚、诸卫将外, 可当宰枢等, 前夕本曹抄启受点受牌, 入直中所。 一, 把门军士分属三卫。 一, 行巡分更, 本曹入省记无定式, 且诸卫受分更牌于本曹入直堂上。 一, 本曹于都鎭抚所移文外, 有紧急事, 牌召郞官鎭抚, 面说都鎭抚所, 于卫将所同。 一, 外所入直鎭抚及本曹郞官等, 承宣传标施行。 [一, 本曹都鎭抚所内外军士摘奸时, 用摘奸牌, 本曹则摠统, 都鎭抚所则分统。 一, 诸卫则无所巡察, 然警众不弛, 兵家所贵, 或命大臣, 或命宗室, 或命本曹, 或命鎭抚所, 或命内官, 或命司谒、司钥, 以至贱隶, 若受宣传标信而往, 则卒及伍长以上, 不告将帅而奉命。 ]若大将传令标信, 则令其部将而已, 如此各令其次而已, 部将不听大将之令, 统将不受卫将之令, 皆以此例。 一, 延秋门郞官鎭抚一人入直。 宫城诸门, 用宣传标信开门。 [一, 内禁卫不隶五卫, 其节制使三人称内禁卫将, 设衙门, 每番一将率入直。] 一, 迭击大鼓时, 于勤政殿庭具形名, 各占其方。 一, 都鎭抚、卫将不可同处。 一, 把门甲士虽本义兴卫, 分隶他卫后, 不复属义兴。

意思是说:

世祖 17卷, 5年(1459 己卯 / (天順) 3年) 8月 15日(甲子)

兵曹启奏入直将士宿卫及令军行巡节次:

其一,设置东南西三所, 命令军士入内上直各位将官受点分所。

其一,都镇抚、卫将, 各选三人入内上直。

其一,选入番司仆、内禁卫、诸卫军士作狮子卫,此卫的卫将, 除出入番都镇抚、各位卫将外, 可当作宰枢等, 前晚本曹抄启受点受牌, 进内上直中所。

其一,守门军士分属三卫。

其一,本曹都作记录没有规定格式, 并且各位守卫接受分配更换腰牌要去本曹到内上直堂上。

其一, 本曹于都镇抚所移往文外, 若有紧急事, 以牌召郞官镇抚, 当面说都镇抚所, 对于卫将,内上直中所相同。 其一, 外所入内上直镇抚及本曹郞官等, 接受宣传标施行。

其一, 本曹都镇抚所内外军士摘奸(捉拿奸人)时, 用摘奸牌, 本曹就总领行动, 都镇抚所则分别领导行动。

其一, 各位守卫若遇到无所巡察, 但警戒之心不能松驰, [兵家所看重的,或者可命大臣, 或者可命宗室, 或者可命本曹, 或者可命镇抚所, 或者可命内官, 或者可命司谒、司钥, 以至贱民奴隶, 若是接受宣传标信而去, 则可命令士卒及伍长以上, 可无需禀告将帅而奉命。] 若是内上直大将传令标信, 则可命令其部将, 就是这样各自命令其部属, 部将不用听大将之令, 统将不用受卫将之令, 都以此例类推。

其一, 延秋门郞官镇抚一人入内上直。 宫城各个城门, 用宣传标信开门。

[其一, 内禁卫不隶属五卫, 其节制使有三人,官职称:内禁卫将, 设衙门, 每番有一将率入内上直。]

其一, 反复敲击大鼓时, 从勤政殿庭院内标注形名, 各占自己的地方。

其一, 都镇抚、卫将不能同在一处。

其一, 守门甲士虽然原隶属本义兴卫, 但分隶他卫后, 不再隶属义兴卫。

此外,还有如下命令:

太宗 14卷, 7年(1407 丁亥 / (永樂) 5年) 10月 21日(辛丑)
○改内上直为内禁卫。

意思是说:

太宗 14卷, 7年(1407 丁亥 / (永樂) 5年) 10月 21日(辛丑)

改设内上直为内禁卫。

以上记录说明李氏王朝任用官职制度是效仿我们国家的九品中正制,但根据实际情况又有所改动。内禁卫原为内上直,为朝鲜李氏王朝宫廷内的守卫部门,从太祖李成桂开始,赋予内禁卫至上的职权,命令他们在危急时刻,上可命宗室大臣以至于兵曹,下可命贱民奴隶。

以实录所载,“不隶属五卫,节制使有三人,官职称内禁卫将”,这就意味着大内侍卫所属部门不受相关管辖,可由国王直接任命,且有多名任职。这就意味着其中一人可长期不在任上,对外只说是听王命而行,只要国王不发话,官职仍在。对照本剧相关情况来看,口称:

-臣文石觐见~

这话的老铁匠,哪怕进得大殿,向王大妃出示先王密旨,行的也仍是君臣之礼,在新主未下令罢职之前,他仍是前来述职的内禁卫将,并无失礼之处。

当然,老国王在写下李水二字之时,就已经预感到即将到来的风暴。只是,就在当时,他尚无法预知自己与他人要面临什么样的灾厄。所以,情况正如不少观众在讨论时所说的那样:

“我看这个戏里头最大的boss是老王,那个死掉的老王留了一手”

是没错,李水就是老国王为防止王位继承生变故留的后手,但在眼下,在成亲当日,被接进宫内的李水尚不知情况发生了怎样的变故,就在与养父对话之前,他都还是认为自己是村子里打铁的那个要成亲的金水。在文石以内禁卫将的身份谏言之后,李水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身份不再是村子里要成亲的小铁匠金水,而是将要继位的世子李水。

一时间,感情与责任于王子李水而言,是艰难的考验。


◆ 新妇

情况确如李水所言,狗屎就是他倾心的家人,如今进得宫来,王位却是他新担负的责任。感情与责任,天命与承诺,该如何是好?

既然左右为难,既然无法见到心爱的人,李水唯一的能做的就是思念和等待。就为这样,痴心的他拒绝了王大妃为他安排的一个又一个宫女子。或许,这就是老国王对内禁卫将的嘱托:

-就把他教导成为一名经常会感受到小小幸福的匹夫得了~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能确知小小幸福的匹夫,也一定能够坚持心中的爱,恒久不变。

却说那日在婚礼现场等不到新郎,狗屎已经预感到情况不妙,然而赶去男方家中查看,又听赶来的客人说铁匠大叔借马而去,才让她察觉到一丝异样。

这是什么状况?要按照马勋的说法就是:

-要我说,新郎八成是逃走了。

可是狗屎不相信,她非要说:

-金水就是家人,家人是不会弃我而去的!

还是和从前一样,下雷雨的时候,狗屎还是蹲在地上,希望能够再见到金水,只是后来,她见到的不是金水,而是马勋。是没错,在遇到铁匠和他倾心的恋人之后,马勋原本自认为坚定的感情,确如娇俏可爱的英洙所说,开始动摇了。最值得关注的是一个不时出现的现象:

对马勋而言,原本坚决不答应的事,只要见到狗屎,就可以让步,原来已经决定的事,见到狗屎犹豫,于是又妥协。

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往后看。此处列示马勋与狗屎的若干对峙场面:

○ 初次辩论,狗屎无法讲出道理,于是气急到以头抢头,把马勋的脑袋碰到嗷嗷叫,于是给她起了个绰号,名叫:石头。

○ 提亲当日,当马勋接住落地的狗屎当时,狗屎又用头狠狠碰了他的脑袋。

○ 婚礼当日,马勋也好像询问李水那样问过狗屎,为什么要选他办婚礼,可是狗屎回答说是挑剔的商人,肯定能够负责地办好。

○ 确知新郎不见当时,马勋心有不忍,还特意安慰过狗屎。

○ 见到狗屎在市集上卖掉所有婚礼用品时,马勋还不忍心地买下,虽然知道自己上当,却认了。

○ 这不忍心发展到后来,马勋甚至把行婚礼用的木雁也带了回来,放在书桌上,看着木雁长吁短叹。

○ 安排住宿那晚,狗屎为省钱,甚至不怕被误解,与马勋待在室内。看到狗屎如此淡定的样子,马勋倒有些不自在。

○ 在应聘面试当时,马勋询问来面试的狗屎,原打算将其否定,听到她的回答,却心有所动。

这是……在干嘛?若是当时无措,过后回想起来,这应该是马勋难忘的心动时刻。如无意外,马勋爱的,有可能是成为王后的宫女子。若是狗屎日后找回真实身份,她应是事败被戳的世家大族的长女,这样的女子应该入宫,成为国王正室。

这一系列的心软过后,最终发展到了那晚他终于找到狗屎,本来打算说话,却未曾想见到熟悉的身影。谁?当然就是跟在父亲身边的那位暗部首领,说白了,其实就是马家豢养的私兵头目。为保护狗屎和自己不受伤害,一向抵触厌恶父亲的马勋,甚至不惜在头目面前露出真容。

一时间,世家子与练家子相对而动,是进亦忧退亦忧,而在另一面,思念恋人的李水已换上便装私下出宫,就为寻人而来。当爱为见分晓之前,国王与臣下,媒人与新人,又该如何自处?预知下情如何,请继续关注下篇。


扫码关注林下之风

韩国剧 • 热播榜

韩国剧 •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