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雪影院飘雪影院

观看历史
搜索
首页  »  电影  »  战争片  »  南京大屠杀南京1937
南京大屠杀南京1937

南京大屠杀南京1937

HD 8.3

  • 主演:秦汉  早乙女爱  刘若英  Ulrich  Ottenburger  Rebecca  Peyrelon  Michael  Zan..  
  • 导演:吴子牛  地区:大陆
  • 类型:1995 战争片 纪录片  历史  战争  
  • 简介:

    1937年深秋,为躲避战乱,中国医生成贤(秦汉饰)携带怀有身孕的日本妻子理惠子(早乙女爱饰)和孩子从上海逃到南京老家,他没想到南京也差不多快被侵华日军夷为废墟。被告知可以进入欧美列强势力保护的安全区避难时,成贤认为自己与难民身份不同没做....

剧情介绍

1937年深秋,为躲避战乱,中国医生成贤(秦汉饰)携带怀有身孕的日本妻子理惠子(早乙女爱饰)和孩子从上海逃到南京老家,他没想到南京也差不多快被侵华日军夷为废墟。被告知可以进入欧美列强势力保护的安全区避难时,成贤认为自己与难民身份不同没做....

好看的战争片

《南京大屠杀南京1937》精彩影评

NANKING ,南京


 
今天下午3点半,小东msn问我要不要去电影院看《南京》,我马上站起来出门,出门前回复他,这就到。之所以这么爽快,是因为早就想看。想看不是因为之前北京上演时错过了,也不是因为小说作者张纯如自杀了,而是因为我想印证一下,我对于中日友好的理念,对于全人类爱与和平的理念,会不会受到感性的冲击。而看完以后,我惊异的发现,因为纪录片的优质,向往放下仇恨的理性,甚至更强了。


影片没有字幕,是给英文使用者看的,我的听力还没达到化境,好在被采访者常有南京老人,说南京话,完全能听懂。这时我就感谢这部片是《南京》而不是《上海》,不然就得被迫看英文字幕了。南京话偏北方口音,和周围的沪苏锡完全不同。


电影的形式很特别,即使在纪录片里也很特别:找来一些演员,代表当年南京屠杀中的外国人,但是没有场景,只靠坐在摄影机前诉说和插播当年的黑白影像资料。于是整部影片没有一秒“重现”或者“演绎”,要么彻底真实,要么彻底跳出来。但是当那些演员声泪俱下地特写独白时,你觉得当时他们就是在现场,这是因为人性是相通的,今天的皱眉哽咽,和当年的国破山河在,是一样的表情。这人性不但穿越了时间,也穿越了空间,穿越了人种。每次日军暴行展现在银幕上,身边的美国观众就忍不住发出“啊”的惊呼,虽然是气声,但这样的声音密集而整齐,也有节奏地和整个电影融为一体。当采访到一位南京老大爷,讲述他妈妈被刺刀死洞穿三次后,还挣扎着给他弟弟喂奶时,我看到右前方的一位白发大妈,终于拿下眼镜,揉搓眼眶。


我哭了么?不算是,但是盈眶了一次。不过不是在日军残忍时,也不是在国民悲惨时,而是因为国际友人对我国我民的援助。这部片子给我最意外的信息就是,在南京大屠杀时,西方世界在南京的国际友人(甚至有来自德国的),依靠个人财产和自己国家对日本的威慑力,在南京城里建立了一个小保护区,从头至尾,历尽艰辛,保住了二十五万人的生命。对于南京大屠杀,国际上和我们统计的死亡人数有出入,在没有人口普查的年代,死人数量很难计算,这是事实,没什么好坚持的。但是二十五万活人却很好算,分摊到这几个洋人头上,每个人都比辛德勒还了不起,如果斯皮尔伯格为他们分别拍一集电影,这个系列长度将超越星战,名声将超过教父。而这一段史料,似乎我们从来也没学过。


与国产纪录片和各种抗日爱国教育的不同,或者高明之处在于,本片在运用大量纯粹的真实影像,表现侵略的残酷与吾民的悲惨后,还宣扬了国际救助这样爱的精神。这是点睛之笔。一个纪录片,历史纪录片,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摄制而成的呢?除了陈述史实,难道是为了让你看完,大喊着“血洗东京三千万”去砸日本车砸日本店的么?难道是为了让你看完,决定告诫自己的子孙,世世代代与日本为仇的么?也许国内的一些片子是有这个想法,但是你看到这部影片字幕升起时,无数日本工作人员的名字在其上,各种各样中日友好民间团体的名字在其上,你就知道,从导演到演员,没有人对日本人民愤怒,没有人对这个人种愤怒。包括日本的工作人员在内,大家拍摄的目的是,谴责人性共通的恶与残暴,赞扬人性共通的善与仁慈。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铭记历史,有所准备,这点我绝对赞成,并且在研究历史的时候,就更应该能够看到这场灾难的本源。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住,反日粪青应该看到什么是日军侵华的幕后黑手,不是当时的日本人民,不是现在的日本人民,更加不应该是未来的日本人民。认真阅读史料,而不是拒绝购买日货,才可以发现,真正的凶手正是人性中的恶,当这种恶被当权者利用,反应为对另外一个民族的蔑视与仇恨时,侵略战争才有可能开始。


俗话又说,冤缘相报何时了,当你在受到所谓的“教育”之后,希望来个东京大屠杀时,你就和当年侵华的日军头目没什么分别了,你就继承了他们心中,对另外一个民族的藐视与仇恨,你想的就是烧杀奸淫,你就变成了你恨的人。仇恨只会引起更多的仇恨。


“日本人里有好人也有坏人”,这句话幼稚得像“中国人里有好人也有坏人”。而这样废话到极点的语言,往往都是真理。如果当年的日本人民可以怪罪为瞎了眼睛,盲从了军国主义侵略分子,那么他们已经得到了惩罚;当今的日本人,即使除去那些为了中日友好奋斗终生的人,也决不能一概而论,用一个民族的名义去仇恨。


每次希望化解反日情绪高涨同学心中的恨,他们都先说当今的日本人如何不反悔,我就找出一系列各个年份日本政要的公开道歉(注1),他们马上说光是道歉有个屁用——虽然一开始愤恨的理由是不道歉——然后我又找出一系列日本向中国的经济援助(注2)给他们看,证据确凿有据可依,这时他们就不从逻辑上辩解了,放狠话,“反正”日本这个民族彻底就可恶,改不了,所以我们要心存世世代代的恨。这点真的很可怕,因为这个反映了他们心中已经根深蒂固开花结果的民族歧视,这就像三K党之于黑人,也像印度的种姓制度。人人生而平等,这是人类世世代代最美好的追求,把人按照地域种族划分开来仇恨,是文明倒退开始,是战争的祸根。你看中东,千百年来战事不停,人民颠沛流离,就是因为阿拉伯世人和犹太人之间,各个派系氏族之间的种族仇恨。此恨不灭,战祸绵绵无绝期。


当然,我很理解他们的恨,因为我也是这么过来的,去年我上班的时候,还在和同事研究,怎么搞5亿中国人游到东京湾,一人一口痰,弄个日本沉没。仇恨是太容易建立的东西,比得到爱要容易一万倍,甚至可谓人之初性本恨。你看恨与爱的人数对比就知道,你看恨与爱的年龄对比就知道,哪个更成熟,哪个更珍贵。


仇恨要靠爱来化解,但是造恨容易,一个故事一句话就够了,煽风点火,星火燎原;而造爱很难,必须彻底看透一切灾祸的源头,必须放下心间的屠刀,这样的冷静确实需要培养。希望有反日情绪心中有恨的人,都能独立思考,把自己代换到当年被强争的日本兵去,虽然一开始这对你们很困难,但你们最终会了解,作恶多端也许并非民族劣根,而是大势所逼。再有一种方法就是释放仇恨,去做些实事,比如去慰安妇和731部队赴日打官司的团队作义工,燃烧你的义愤填膺。当然如果你去做了,就会发现,帮助中国人打官司的,都是分文不取自愿服务的日本律师,你还会发现他们的基金、他们的社团,他们的忏悔,他们的好。也许爱的种子就会在你的体内萌芽,会让你觉得之前对于全体日本人民的恨,有些令你面红耳赤。


看完《南京》,和小东叹着气出来,门口站着个白人老太太,问我们看没看电影,是哪里人。我们说我们刚看完,都是北京人。老太太很激动,问觉得电影如何,我们说很震撼。老太太说,应该看看那本书,书总是比电影好。我们问她觉得如何,她说实在是太难过了。转开话题,老太太说她去过中国,最喜欢的地方是一个山围绕着水的所在,美极了,你们知道是哪里么?我们笑了,说,这样的地方在中国很多阿,她于是也笑了。我在她的笑容里看到了,我所说的那种超越人种和国界的爱。同时我也感觉到了她对战争与仇恨的悲悯,因为在和我们谈话的时候,她的双眼,一直饱含泪水。



====================================================


注1:日本政府就战争道歉发言列表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1970年代
1972年9月29日:首相田中角榮。「日本方面痛感日本國過去由於戰爭給中國人民造成的重大損害的責任,表示深刻的反省。日本方面重申站在充分理解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提出的『復交三原則』的立場上,謀求實現日中邦交正常化這一見解。中國方面對此表示歡迎。」

1980年代
1982年8月24日:首相鈴木善幸。「我沉痛地了解到,日本在过去的战争中所造成的严重伤害负有责任。」,「有必要認識對於『侵略』的批評。」

1982年8月26日:內閣官房長官宮澤喜一。「一、日本政府和日本國民深刻認識到過去我國的行為,曾經給包括韓國、中國等亞洲各國的國民以極大的痛苦和損害,站在反省和決心不能讓這類事件再度發生的立場上,走上了和平國家的道路。我國對韓國,曾在昭和40年的《日韓聯合公報》中,闡述了『過去的關係令人遺憾,對此進行深刻反省』的認識,對中國,則在《日中聯合聲明》中,闡述了『痛感過去日本國通過戰爭,給中國國民造成重大損害的責任,對此進行深刻反省』的認識。這也就確認了,上述我國的反省和決心,這種認識現在也沒有任何改變。二、該《日韓聯合公報》,《日中聯合聲明》的精神,在我國的學校教育,教科書審定之際,也當然應該受到尊重,而今天韓國、中國等國家對於此有關的我國教科書的記述,提出了批評。作為我國,在推進同亞洲近鄰諸國友好、親善的基礎上,要充分聽取這些批評,政府有責任予以糾正。三、為此,在今後的教科書審定時,要經過教學用圖書調查審議會的審定,修改審定標準,充分實現上述宗旨。已經審定過的教科書,今後要迅速採取措施,實現上述同樣宗旨。在實施這些之前,作為措施,文部大臣要表明見解,使上述第二項宗旨充分反映在教育方面。四、作為我國,今後也要努力促進同近鄰國家國民的相互理解,發展友好合作關係,對亞洲乃至世界的和平與穩定作出貢獻。」

1984年9月6日:昭和天皇。「本世紀一段時期,兩國之間有一段不幸的過去,實在令人遺憾;我認為不應該重蹈覆轍。」

1984年9月7日:首相中曾根康弘。「為貴國及貴國人民帶來了極大的困擾」,「感到深深的遺憾。」

1990年代
1990年4月18日:外務大臣中山太郎。「[韓國人]被強制遷移到庫頁島勞動,違反了自己的意願,而是根據當時日本政府的意思。[他們在]戰爭結束後仍然不能回到祖國,只能留在當地生活。日本對此悲劇抱着至誠的歉意。」

1990年5月24日:明仁天皇。「我國帶來這一不幸時期,想到貴國的人民感受到的苦況,我只能感到痛惜之情。」

1990年5月25日:首相海部俊樹。「過去一段時期,朝鮮半島的各位人士因為我國的行為而經歷了難以承受的痛苦和悲傷。藉着歡迎總統閣下這一機會,我作出謙虛的反省,並希望表達率直的歉意。」

1992年1月16日:首相宮澤喜一。「我們日本國民,首先必須想起過去一段時期,貴國國民因為我國的行為而經歷了難以承受的痛苦和悲傷這一事實,而且不得忘記反省之情。作為總理,我希望再次對貴國國民表達反省及歉意之情。」

1992年1月17日:首相宮澤喜一。「關於我國與貴國的關係,我們不得忘記在數千年的交流之中,在歷史上的一段時期,我國是加害者、貴國是被害者這一事實。朝鮮半島的各位人士因為我國的行為而經歷了難以承受的痛苦和悲傷,我想藉此再次表明衷心的反省及道歉之意。最近有人提及所謂從軍慰安婦的問題,我認為這種事情實在令人痛心,實在是非常抱歉。」

1992年7月6日:内閣官房長官加藤紘一。「不論國籍、出身地,作為所謂從軍慰安婦而感受過難以描述的痛苦的所有人士,政府希望再次表達衷心的歉意及反省之情。[我們]堅決不重複這樣的過去。在這樣的深刻反省及決意之下,[日本將]堅持和平國家的立場,並致力建設面向未來的新日韓關係,以及與毗鄰各亞洲國家及地區的關係。」

1993年8月4日:內閣官房長官河野洋平發表了有關慰安婦關係調查結果,後稱《河野談話》。「無可否認,這件問題在軍方的參與下,深深損害了眾多女性的名譽及尊嚴。政府藉此機會,再次不論國籍、出身地,向作為所謂從軍慰安婦而感受過多次痛苦、身心負着難以癒合的傷口的所有人士,致以衷心的歉意及反省之情。」

1993年8月23日:首相细川护熙。「經過四十八年,我國現在得以成為享受繁榮與和平的國家。這是建於上次大戰中可敬的犧牲之上,是先輩人士功績的成果,我認為決不能忘記。我們希望藉此機會,要向世界明確表示反省過去的歷史,以及嶄新的意志。首先在此,由於我國過去的侵略行為及殖民地支配等,而感受過難以承受的痛苦與悲傷,我們再次致以深切的反省與歉意之情。」

1993年9月24日:首相细川护熙。「我使用了『侵略戰爭』、『侵略行為』詞語,以直率地表達一項共同的理解:過去我國的行為令很多人感受難以承受的痛苦與悲傷,並再次致以深切的反省與歉意之情。」

1994年8月31日:首相村山富市。「過去一段時期,我國所作的行為不止為國民帶來眾多犧牲,更給亞洲鄰近諸國的人們留下難以癒合的傷痕。我國過去的侵略行為及殖民地支配等,令眾多人士感受到難以承受的痛苦與悲傷;對此,我基於深刻的反省、決心不戰之情,認為日本前進的道路,是要竭盡所能地邁向創造世界和平。我國必須正視與亞洲鄰近諸國關係的歷史。日本國民與鄰近諸國國民攜手為亞洲、太平洋開拓未來,不可或缺的是克服雙方痛苦後所建立的互相理解與互相信賴此一穩固基礎……所謂從軍慰安婦問題,是深深傷害了女性的名譽與尊嚴的問題,我想在此機會再次表達衷心的反省及歉意之情。包含這類問題在內,我國認為表示歉意與反省之情[的方法],是要正視並正確地告訴後世過去的歷史,以及努力進一步推進與相關國家的互相理解。本計劃繼承了這一種心情。」

1995年6月9日:眾議院決議。「正值[二戰]戰後五十年,本院謹向全世界的戰爭受難者及犧牲者致以追悼之情。另外,念及世界近代史眾多殖民地支配及侵略行為,認識到我國在過去作出這樣的行為,並尤其給亞洲諸國國民帶來痛苦,本院表示深切的反省之情。」

1995年7月:首相村山富市。「所謂從軍慰安婦……這個問題,在日本軍的參與下,深深傷害了很多女性的名譽與尊嚴,這是完全不能原諒的。從軍慰安婦身心負着難以癒合的傷痕,我對此致以深切的歉意。」

1995年8月15日:首相村山富市發表談話,後稱《村山談話》。「我國在不久的過去一段時期,國策有錯誤,走了戰爭的道路,使國民陷入存亡的危機,殖民統治和侵略給許多國家,特別是亞洲各國人民帶來了巨大的損害和痛苦。為了避免未來有錯誤,我就謙虛地對待毫無疑問的這一歷史事實,謹此再次表示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同時謹向在這段歷史中受到災難的所有國內外人士表示沉痛的哀悼。戰敗後50週年的今天,我國應該立足於過去的深刻反省,排除自以為是的國家主義,作為負責任的國際社會成員促進國際協調,來推廣和平的理念和民主主義。與此同時,非常重要的是,我國作為經歷過原子彈轟炸的唯一國家,包括追求徹底銷毀核武器以及加強核不擴散體制等在內,要積極推進國際裁軍。我相信只有這樣才能償還過去的錯誤,也能安慰遇難者的靈魂。 」

2000年代
2001年10月8日:首相小泉纯一郎。“今天我有机会参观了这个纪念馆,再一次痛感到战争之悲惨。我对遭受侵略而牺牲的中国人民感到由衷的歉意和哀悼,怀着这种心情观看了这里的许多展览。我感到,决不允许再次发动战争,些许这是对因战争惨剧而倒下的人们的一种告慰吧。我们都会在这样的心情下认识到,日中关系是不仅仅有益于日中两国的友好和平,同时也有益于亚洲和平及世界和平的非常重要的双边关系。”

2005年8月15日:首相小泉纯一郎。“我国由于殖民统治和侵略给许多国家、特别是给亚洲各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损害和痛苦。我谦虚地对待这一历史事实,谨此再次表示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同时谨向在那场大战中遇难的所有国内外人士表示沉痛的哀悼。我们决心不淡忘这一悲惨的战争的教训,决不会再次使兵戎相见,为世界的和平与繁荣做出贡献。……我國戰後的歷史正是以實際行動體現對戰爭反省的60年。”

2007年3月11日:首相安倍晉三。「向當時心靈受到創傷、飽受艱辛的的人士,致以衷心的歉意。……日本政府將繼承1993年官房長官河野洋平的談話,這是一貫的立場。……前首相小泉純一郎以及橋本龍太郎都給前慰安婦寄出表示道歉的信函,那樣的心情完全沒有變化。」


注2:日本对华援助,包括有偿援助、无偿援助和技术援助3个部分。有偿援助部分就是通常所述的日元贷款,无偿援助部分是日本对中国的赠款,技术援助则是日方为中方免费提供人员培训等技术合作。

1979年5月,日本贸易促进会关西本部会长木村一三访华。他曾是日本老共产党员,对华非常友好。在与交通部部长能够曾生交谈时,木村提到日本政府有一种援外贷款,中国政府可以争取利用这笔贷款。交通部随即用简报将这个信息上报国务院。国务院副噢子女管理李先念阅后批示:此事可能是真的,请谷牧同志抓一下。

谷牧将这个任务交给了国家建委副主任谢北一。谢北一主动找到日本驻华使馆的经济参赞,得到的答复是真有这样的贷款,为的是帮助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低于800美元的低收入国家。贷款利率仅为0.75%-1.5%,贷款期限30年,头10年只付利息不还款,还有10年宽限期。贷款主要用于港口、铁路、电站等国家经济基础设施建设。当时中国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约为350美元,继续建设基础设施,这好是日本政府贷款的援助对象。

1979年9月,古木率团访问日本,刘至诚随行,将第一批日元贷款的4个项目最终确定下来。1979年12月上旬,日本首相大平正芳来华访问是,正是宣布对中国实施援助开发贷款。随即,谢北一率团赴日本,签订了第一份贷款协议,中国接受日本政府500亿日元贷款(按当时汇率约合3.3亿人民币,2.2亿美元)。1978年,中国的外汇储备仅为1.67亿美元。这比日本贷款是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接受的最早、最大一笔外国政府贷款。

日本某些新生代政治家,并不了解对华ODA的背景,在这个问题上说了一些不负责任的话。事实上,日本对华援助绝不仅仅是贷款的问题。正如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答记者问时所说:“众所周知,对华日元贷款是一种有特殊政治和历史背景的互惠资金合作。”这种“特殊的政治和历史背景”包括了历史上日本侵略与掠夺中国的背景,还包括中日两国要和平友好的背景。

日本国际协力银行(JBIC)北京代表处专门负责对华日元贷款,他们提供的资料称,截至2004年3月31日,日本国际协力银行对华日元贷款项目338个,总额为3万亿日元,合1726亿元人民币。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中国事务所负责对华ODA中的技术合作与无偿援助。他们提供的资料称,到2003年度,日本累计提供技术合作金额达到1446亿日元;无偿援助项目266个,累计为1286亿日元。

这些资金广泛用于中国的铁路、公路、港口、机场等基础设施,以及农村开发,环境保护、医疗、教育等领域,援助项目遍布中国各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

日本是中国最大援助国

"哇,真没想到,北京地铁和首都机场居然是日本人的低息贷款修建的啊!"和其他受访者一样,一位女士在街头与《21世纪环球报道》记者闲聊时表示了她的惊讶。她说,中国的媒体很少说这事嘛,所以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很多受访者在惊讶完后又表示,我觉得这是应该的,当年咱们不是没要战争赔款吗!

对记者在北京街头采访的一些普通中国老姓而言,听到这些事都有点吃惊:30年来日本是中国最大的援助国,中国是日本最大的受援国,中国的外来援助中有66.9%来自日本。自1979年以来,日本政府已经向中国提供了总额约达27000亿日元(约合2000多亿元人民币)的政府开发援助;从北京地铁、首都机场、中国电气化铁路约4600公里的改造、中国470个大型港口泊位中约60个等等均由日元贷款建成或正在建设。

然而,2001年8月份,在越南访问的日本自民党干事长山崎拓表示,"中国的国防费用在13年里增长了10%,日本对中国的ODA(政府开发援助)有认真审视的必要。特别是鉴于金额较大,需要充分讨论今后应有的态度"。他在越南胡志明市会见记者时说道"可以确信东南亚各国人民对日本的援助是心存感激的,在这点上中国却有所差别"。山崎拓还认为,对于日本援华,中国国内并不一定全都给予正当的评价。

30年来日本是中国最大的援助国,中国是日本最大的受援国,中国的外来援助中有66.9%来自日本。自1979年以来,日本政府已经向中国提供了总额约达27000亿日元(约合2000多亿元人民币)的政府开发援助